乾了不喜欢我的姐姐 - 乾了不喜欢我的姐姐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母就离婚了,父母离婚后,我爸就强行的把我带到了壹个陌生的城市。  
在那裏我就住进了我后妈的家。  
我后妈叫余晴,是壹家文具厂的老板,我父亲就是因为她,才会那麽决绝的抛弃我的母亲的。  
余晴有壹个女儿,叫余漫,余漫比我大壹岁,第壹次见到余漫,我就知道她对我很不友好。  
住进余家后,余漫经常在我父亲和后妈不在的时候叫我“野种”。  
开始的时候,我争辩,我不是野种,我是我爸妈生的孩子。  
余漫冷笑,妳和妳爸壹样都不是好东西,如果不是妳爸的话,我妈和我爸就不会离婚。  
在住进余家两个月后的壹天,余漫倒开水时不小心烫伤了自己的腿,当时她大叫,叶开,妳怎麽拿开水泼我?  
余漫大叫后,我的父亲和后妈就从楼上闻声跑了下来。  
“怎麽回事?”当时我父亲阴沈着脸问我,而我后妈则心疼的在查看余漫的伤势。
因为开水是滚烫的,余漫的腿上直接被烫起了泡。
“叶叔叔 ,叶开说,要不是我妈的话,妳就不会和他妈离婚,他骂我妈狐貍精,骂我是狐貍精的女儿,所以他用开水泼我。”  
在我还没有回答我父亲话的时候,余漫便开口了。  
之后,我父亲直接上前就拽住了我的耳朵,说:“是不是这样?”  
当时我沈默了,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自己的亲生父亲在没有确定事实的真相之前,就已经死死的拽住了自己儿子的耳朵,这样的情况,回答已是多余的,当时就算我极力否认,我相信

我父亲和余晴也不会相信我的话。  
那壹天,我被我父亲用皮线把屁股都打开花了,他还让我在客厅跪了整整壹个晚上。  
从那次事件之后,我父亲就再也没有抱过我壹次,也没有再叫过我壹声儿子。
我每次见他,他都是阴沈着脸的,“妳和妳妈壹样,都是贱命,给妳好日子,妳都不知道珍惜!”我父亲经常在余家母女面前这样厉声的训斥我。  
而余漫在那次事件后,对我更是变本加厉,她经常向我父亲告状,不是我拿了她的铅笔盒,就是在我剪烂了她的衣服,每次的诬陷,我父亲都会拉着我的耳朵要我向她道歉......  
我始终不相信我父亲会不知道余漫每次都是诬陷我的,我确定他这样做肯定是为了讨好余晴,从而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  
我父亲都如此对我,余晴对我的态度就更不可能好了,这老女人喜欢的乃是我高大帅气的父亲本就不是我这个拖油瓶。  
在后来的日子,这老女人经常因为壹些小事就对我咆哮,什麽扇耳光,拽耳朵的事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在余家,我逆来顺受,在这个家我本就是个多余人,对余家母女以及我的父亲,我除了恨再无其他。  
这些年我暗暗发誓,我壹定要逃离这个家,有朝壹日我有了能力,我壹定要寻回自己亲生的妈妈。  
上初中后,我开始了寄宿生活,我和父亲以及余家人的接触开始逐渐变少。
这是我初三下学期的某个星期六,我探听到我父亲和后妈去了外地,我决定今天回家取点自己的东西。  
余晴乃是壹富婆,她家的房子是壹幢两层的小别墅。  
这天,我壹路上哼着小曲,不多壹会就抵达了余家。  
我父亲和余晴虽然对我不好,但余家的钥匙他们却还是配给我了的,所以我顺利的进入了余家的院子打开了屋门。  
我在余家虽然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但我也拥有自己的房间,因为在表面上我毕竟也是这个家的壹员。  
我在余家住在2楼,进屋后,我直奔自己的房间。  
进入房间,我拿了几套夏天的衣服以及自己上次遗落在房间裏的MP3后就準备离开。  
就在我走到房间外的走廊上的时候,我被壹阵咿咿呀呀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有人!余漫今天也在家?  
传出声音的地方正是余漫的房间,那房间中的声音很像岛国大片中女人干那事时兴奋的呻吟声。  
余漫难道带男人回来了?难道她正和男人在房间裏干那事?  
我向着余漫房间的方向仔细观察,我意外的发现,余漫房间的门竟然是半掩着的。  
尼玛的,这些年受尽了妳的虐待,今天掌握到妳犯罪的证据,然后传到网上定让妳声败名裂。  
当时我的思想扭曲了,所以我蹑手蹑脚的开始向余漫的房间慢慢靠近。  
等我把眼睛靠近余漫的房间后,我差点直接喷鼻血。  
余漫的房间裏没有男人,她也没有和男人干那事,此刻余漫正在跳舞。  
跳舞本是正常的,但不正常的是余漫身上什麽都没有穿。  
说实在的,虽然我很恨余漫,但凭良心说,现在的余漫长得很漂亮乃是壹标準的美人坯子。  
看到余漫在电脑前跳着舞,我立刻知道余漫在搞什麽玄虚了。  
原来这女人是不甘寂寞在和人聊天。  
“哥哥,妹妹身材好吗?妹妹性感吗?”  
“妹妹都要融化了,哥哥,哥哥妳快来!”  
扭动着纤细腰肢的余漫带着面具,改变着原来的口音壹边跳着壹边对着电脑前的麦克风娇声的喘息着。
看到这壹幕我热血直往上沖,原来这女人和她妈壹样都是无耻勾引男人的货色。  
我心裏骂着余漫,但无奈我的身体却变得滚烫起来。  
这是我第壹次看见女人的身体,虽然这是仇人的身体,但这仇人的身体真的很性感,她那平坦的小腹上那是连壹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  
这可怎麽办?这女人戴着面具,我就算拍下来传出去别人也不会知道这带着面具的女人就是余漫啊!  
“砰!”就在我拿出手机正在犹豫的时候,我壹不小心直接撞到了门上。  
那门是半掩着的,我这样壹撞,门直接就被撞得大开。  
“是谁?”屋内立刻传出余漫的惊叫。  
“啪!”  
听到余漫的惊叫,我手壹抖,手裏的手机便掉到了余漫的房间之内。
看见手机掉进了余漫的房间,当时我啥都没想,直接就沖进房间捡自己的手机。  
在我刚刚捡起手机之后,我听见了余漫厉声的怒吼:“原来是妳,叶开,妳好大的胆子,妳竟然敢偷看。”  
我闻声擡头,现在的余漫已经摘掉了面具,此刻她正涨红着脸向我的身前沖来。  
她这壹沖,她的身体更加清晰的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呆了壹呆,裤子直接成了帐篷。  
“啊,无耻!”终于,余漫在沖了壹半后发现了端倪,她先看看我的裤裆,然后低头壹看自己后就发出了壹连串的尖叫。  
之后余漫快速折回到自己的床边,然后闪电般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叶开,妳这个贱骨头,妳竟敢跑来偷看老娘。”  
穿好衣服后,余漫沖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脸面色扭曲。
“老娘?妳和妳妈壹样都是贱人,都是无耻勾引男人的贱人,我就算要偷看也不会偷看妳这样的货色,告诉妳,我只是恰巧路过,听到妳无耻的声音,我这才来掌握妳犯罪的证据,好让妳

声败名裂的!”  
我冷笑,今天的我早已不是昔日那个任人宰割的主了,从小所受的屈辱让我的性格变得坚强和不屈,在上初中后我告诉自己,我将不再软弱,我不要再让别人踩在我的头上。  
“妳,妳偷拍?”  
闻得我的话,余漫先是脸色壹变,随后她看到了我手裏握着的手机。  
我冷冷的看着余漫,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妳,妳是什麽时候鬼鬼祟祟来到我的门外的?”余漫脸色变了。  
看着余漫脸上的表情,我顿悟了,这女人原来是在害怕我早早就来了,在她戴着面具开始跳舞之前她肯定是露脸的,如果我在那时就来了,拍下了完整的视频了的话,那麽这视频中戴面

具热舞的女主就能锁定。  
我冷笑的望向余漫:“妳猜!”  
余漫这下脸色大变:“叶开,妳到底想怎麽样?”  
“我不想怎麽样,我只想把这手机裏的东西给妳那不要脸的妈看看后,就传到网上去。”我晃晃手裏的手机轻描淡写的说着。  
“妳敢,妳这贱骨头竟然敢来害姑奶奶。”  
余漫原形毕露,叫着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我看到这壹情况,顺手壹推刚好推到了余漫胸前那两团软绵绵的物体上。  
余漫壹下就被我推倒在地,她挣扎的站起来的时候脸都涨红了,“叶开,妳好无耻,妳竟然占我便宜。”  
“占便宜?”  
我直接呸了壹口,我骂道:“像妳这样的贱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过了,老子占便宜也不会占妳便宜。”  
本来我不是那种色欲熏心的无耻之徒,但壹听到余漫到现在依然对我语气不善,我就怒从中来。  
这些年,余漫对我的种种现在就像放电影壹样壹幕壹幕的在我的脑海中又重演了壹遍,我握着拳头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眼睛都红了,这个女人的妈抢走了我的父亲让我失去了父爱和母爱,

这个女人让我这些年受尽了冤枉和屈辱,对这样的女人,我决定绝对不可以手软。  
“现在我就把妳风骚的样子传给妳的妈,让她看看妳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模样。”  
我拿着手机,做出要传东西的样子。  
余漫看到这,脸色巨变,她知道我有她妈的电话号码。  
“叶,叶开,别,别这样,妳说妳到底要怎麽样?”余漫的声音终于妥协下来。  
“我要再看看妳刚刚风骚的样子。”我冷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正是要真正掌握余漫的犯罪证据。  
“这,这......”余漫犹豫了。  
我怒道:“快点,贱人,老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之后,余漫按着我的要求开始翩翩起舞,她身上的衣服那是壹件件的从她身上滑落,当然,余漫要求,在她跳完脱衣舞后我就要删掉先前我所拍的视频。  
我答应了,先前本就没有视频,我要余漫跳舞正是要真正的拍摄。  
“声音,声音,快点,全部按着原来的位置和原来的步骤。”  
我忍着心中翻滚的热血,指挥着余漫,此刻我在暗暗骂着自己无耻,我想不到我竟然会被仇人的身体吸引,我的身体和心裏现在竟然有那样的沖动。  
余漫在我眼前全部重演了壹遍,而我在她跳舞的途中打开了自己手机的录像功能。  
“叶开,我跳完了,妳可以把视频删了吧!”  
跳完脱衣舞,余漫穿好衣服后急急开口。  
这时的我血管都快要爆炸了,我现在正是血气方刚对那些事最感兴趣和沖动的年纪,我虽然是为了拍视频,但拍完视频后我的脑子却充血懵了。  
“别急,别急,来,完成这个,我就删!”  
我站在余漫面前直接脱掉了裤子,我指着自己对余漫命令着。  
“无耻。”余漫急了。  
“别装了,妳这样的货色难道还没干过这个,妳不干,明天妳就等着出名吧!”我脑子充血的吼着,现在我的脑子裏认为我是正确的,即使我要余漫帮我这样,这也是余漫欠我的,想想

这些年她给我的屈辱,我没让她陪我上床已经是仁慈的了。  
“快点,用嘴。”我手裏挥舞着手机。  
“叶开,妳别太过分,用手。”余漫妥协。  
“别啰嗦,再啰嗦老子就要发给妳妈了。”我吼道。  
我向前挺挺,示意余漫赶快含住。  
余漫无奈的张开了嘴,我立刻感觉我被壹股温热全部包围住了,那感觉是我这辈子最爽的壹次享受。  
“快,壹进壹出的弄。”我指挥着余漫,余漫按着我要求用殷桃小口帮我细细的吮吸。  
在3分钟后,我壹泻千裏,余漫直接张嘴蹲在壹边开始呕吐,我冷笑,我满足的提起了裤子。  
说实在的,这女人的嘴太让人销魂的,而且威胁着让仇人帮自己这样,这感觉更满足。  
“叶开,删吧!”余漫望着我紧咬着牙关。  
我笑了:“之前我根本就没拍视频,所以根本就没有东西可删。”  
余漫直接楞住了,直到好壹会后,她才跳起来对我怒吼:“叶开,妳真的太无耻了,妳竟然敢骗姑奶奶。”  
我再笑:“先前我是什麽都没拍,但这次我拍了。”  
我晃晃手机,看着激动的余漫。  
“噗!”余漫差点直接喷血,她指着我,手指颤抖,但久久没能说出话来。  
我满意的看着余漫的表情,我想不到看到仇人痛苦,我的心裏竟然会这麽的爽。  
“以后妳要再敢对我大呼小叫,那麽妳风骚的样子就将传遍全中国!”我冷冷的望着余漫,现在我掌握了余漫的犯罪证据,我就可以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这个人有壹种性格,那就是恩必报,仇必还,我对余家母子虽然没有恨之入骨,但也咬牙切齿。  
“叶开,如果妳不把视频删了,我让妳从这个家彻底消失。”余漫脸上露出壹抹狠色。
我笑了:“对这个家我没有丝毫眷念,只要时机壹到,我扭头就会离开,难道妳个傻逼以为我会把这个冰冷冷的地方当家?”  
“叶开,我承认以前冤枉妳是我不对,只要妳删了视频,我们就冰释前嫌,我再也不会为难妳好不好?”余漫服软。  
我狂笑:“汽车撞墻妳知道拐了,股票涨了妳知道买了,傻逼,我玩完妳,让妳大起了肚子再把妳甩了可以吗?”  
我壹边张牙舞爪,壹边打开自己的手机录像,我要让余漫看看她自己风骚的模样从而进壹步刺激她。  
但我在手机录像裏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刚刚拍下的视频,原来我刚刚因为激动,根本就没有将手机录像功能全部打开。  
这壹发现后,我直接就想吐血。  
“刚刚没拍到?”余漫察觉到端倪。  
“是啊!”我下意识的回答。  
“那要不要我重新给妳再跳壹遍?”  
“啊!”  
我猛的擡头看到余漫拿着壹把水果刀正直接向我扑来。  
看着眼前的情形,我知道除了逃走我别无他选,“尼玛的,搞什麽飞机,这麽好的机会竟然让妳的大意给飞了!”我在心裏狠狠扇了自己几个巴掌后立刻夺路而逃。  
而我的身后传来了余漫恨之入骨般的怒吼:“叶开,我余漫和妳不共戴天!”

防屏蔽邮箱:sexiaogui888@gmail.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_最新国自产拍_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_国拍自产亚洲_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 (防屏蔽网站)